2022年8月13日

  刘建坤的黄衫并没有受到进一步的威胁。一方面是从第六赛段过后就没有大坡了,另一方面是各个队的黑龙江选手都在帮他控场。百公里单飞一战定江山实在过于牛皮,无需再三吹捧。

  牛益逵和李自森的绿衫之争在第七赛段彻底揭开谜底,这一天牛益逵冲得个人第二个赛段冠军,李自森则因为变线犯规,从第三名被判到主集团最后一名,并且倒扣 1 个冲刺积分,使得两人的冲刺积分差距一下子拉开到 24 分,悬念就此终结。

  河南队在萨顿督战之后,确实跟换了个队一样。第六赛段王奎程趁着李宁之星火车走错路单飞进攻获胜,第八赛段李博安也是在黑龙江火车出现失误时抓住了机会。大家也可以留意到,这两个赛段河南队的获胜不只是个人能力或者运气,队友之间的配合也至关重要。

  被列为 X 因素的彭鑫和捷安特洲际队都有不俗的表现。彭鑫第五赛段突围 + 二人冲刺取得赛段冠军,第七第八赛段又连续冲得第二名。作为一名自认为是爬坡手的山地车出道的车手,能有这样的冲刺表现确实令人惊叹。由于彭鑫的表现过于圈粉,最后一天还差点引发迷妹之间的醋坛大战。捷安特洲际队则在吴俊杰等年轻人的努力下,有 2 次单站领奖台以及团体总成绩亚军的好成绩。

  相信我的公众号老粉都知道,我在 2017 年首次完整跟了一届环湖赛并写了一篇 小黑文 ,至今我都觉得当年的我言辞过于偏激。

  · 只有青甘宁三支国内队伍参加,中国大陆车手一共只有 6 人,宁夏体彩队全外援出战;

  · 青海天佑德凭借委内瑞拉外援乔纳森 · 蒙塞夫的出色表现,为车队取得环湖赛创办以来首个来自本土车队的个人总冠军。

  说实话,相比于那届环湖赛,我更愿意看到去年或者今年这样的环湖赛。原因主要有 2 个:

  一是赛段设置方面。专注于青海高原地区,时长一周左右,是我认为的环湖赛线路的最佳模板。事实证明,甩开三省联办包袱之后的环湖赛在赛段设置方面有了大胆尝新的空间,这两年的线路设置实在太对味了。以前别说察尔汗盐湖了,能去茶卡盐湖都要谢天谢地。现在我甚至开始期待环湖赛有朝一日冲向花土沟 / 可可西里 / 果洛 / 玉树了。

  更重要的还是参赛队伍。天津全运年的环湖赛除了青海主队,见不到任何一名各省市专业队的主力车手。考虑到中外公路车运动水平的差距,本土全明星阵容全上都不一定干得过老外;本土车手的缺位更是让比赛沦为二三线国外车手的菜鸡互啄战,对国内公路自行车运动的发展很难说有什么促进作用。反观近两年,全华班的参赛阵容反而激发出一些国内优秀选手的能量,让大家看到国内公路车坛的闪光点。当然了,2017 年和今年是两个极端,未来的环湖赛很难再看到同样的场景,而是国内外车队都重质重量。

  其实从 2020 年开始,环湖赛就已经成功升级到 2.Pro 了,只是因为疫情耽搁了三年。未来随着疫情的缓和,快则明年,慢则后年,环湖赛总会重新对全世界开放,并且回到 UCI 2.Pro 的赛事级别。

  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环湖赛会更加国际化,以前来环湖赛虐菜的国外队伍会卷土重来。而且现在 UCI 引入了世巡赛车队的升降级制度,世巡赛车队和想要升级的二级车队势必在下一个升降级周期(2023-2025 年)拼命内卷,全球范围内的 2.Pro 和 2.1 级赛事都不会放过。因此,未来的环湖赛很有可能吸引到更多大牌车队 / 车手来参赛,使得其竞争水平甚至高于 2019 年之前。

  所以,留给本土车队的空间多吗?不多。留给本土车队的时间多吗?更是迫在眉睫。明后年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是:环湖赛留给本土车队的名额会缩减到 7 支以内,今年大部分参赛队伍都会被无情淘汰。而且不光是环湖赛,所有其他国内的 UCI 职业赛都会是同样的情况。

  我相信所有车迷都不愿意看到国内的职业赛又回到以前那种老外虐菜王横行,本土车手毫无招架之力的时代。其实总局和自协也不愿意,这也是为什么明年国内职业公路车坛会迎来重大改革。

  根据我获得的一些信息,明年自协将推行 中国公路职业联赛 ——环湖赛这两年已经承担了培养国内队伍的重任,明年起这个担子是时候要交还给更适合干这个事的联赛了,这样环湖赛才能重新起飞。

  中国公路职业联赛的积分排名,将决定在华 UCI 赛事的外卡分配;环湖赛作为 2.Pro 洲际顶级赛事,积分门槛必然极高,不再是你想来就能来。职业联赛的参赛主体是注册在中国的职业车队,而自协已经向 UCI 申请中国明年起最多可以注册 18 支洲际队(一般是 15 支)。这也是近期国内专业公路车坛讨论最多的事情——如何抢到一张洲际队入场券?据说现在有意向注册的队伍已经超过 20 支,这还不包括一些寻求注册的业余车队。明年起,一张洲际队的牌照会变得非常宝贵。

  明年哪些车队可以取得洲际队牌照?哪些省队会自主成立洲际队,正如此前的山东 / 恒翔那样?哪些洲际队会成为赛场上最靓的仔?现在一切都还很难说,让我们拭目以待。

  职业联赛的改革,对国内公路自行车运动的职业化是一种促进,对国内自行车产业也是。今年不死骑、Bross 在环湖赛尝到甜头之后,相信明年会有更多国产品牌与新成立的洲际队合作,在职业赛场上携手共进,甚至反攻海外。

  也许在近一两个奥运周期内,国内的公路自行车运动水平还很难与国际接轨。华兴队在艰难探索着,全新的中国职业公路自行车赛事体系也会在从无到有的过程中不断匍匐前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