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6日

  为庆祝巴立200周年,巴西从葡萄牙“借”来的佩德罗一世(Dom Pedro I)的心脏已顺利抵达巴西利亚,23日巴西以国家元首之礼接待了佩德罗的心脏,甚至还让这颗心脏接受军队检阅。巴西外交部礼宾司司长艾伦·科埃略(Alan Coelho)说:“这将被视为佩德罗与我们同在的证明,整个过程就像外国领导人的国事访问一样。”佩德罗是谁?他的心脏为何让巴西以国礼相待?这样的仪式对即将到来的巴立日又有怎样的意义?

  佩德罗是葡萄牙摄政王储若昂(后来的若昂六世)的儿子,于1798年出生于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克鲁兹宫,年仅3岁就受封亲王,成为葡萄牙王国未来的继承人。

  但17世纪的葡萄牙,国力已然是江河日下。1807年佩德罗九岁时,拿破仑的军队就入侵并占领了葡萄牙,整个葡萄牙王室都被迫踏上流亡之路,逃往他们最大的海外殖民地巴西。里约热内卢就此成为葡萄牙殖民帝国的实际首都,巴西也从葡萄牙殖民地上升到与她的宗主国同等的地位。

  直至1820年葡萄牙革命,新政府请若昂六世回国主政。若昂六世最终决定带着几乎所有的王室成员和大臣们回国,把年轻的佩德罗王储留在了里约热内卢,成为巴西的摄政王。

  但问题也随之出现。此前,由于葡萄牙王室迁到巴西,巴西已由殖民地升格为王国。老国王回国后,新成立的议会认为,一个国家不能有两个核心政府,决议取消若昂六世授给巴西的各种特权,巴西也重新陷入殖民地的境地。

  1821年12月,葡议会以完成政治教育为由,敦促佩德罗回国,并规定巴西各省直接受里斯本管辖。这个决议引起巴西人民的强烈不满——他们早已习惯有一个自己的国王和政府。眼瞅着家园又要沦为殖民地,巴西人民挽留佩德罗,抗议葡萄牙议会的决定。

  在巴立派的推动下,佩德罗拒绝了葡议会的命令,建立了以若泽·博尼法西奥·德·安德拉达(José Bonifacio de Andrada e Silva)为首的新政府,并于1822年5月自立为“巴西永久的保护者”,葡议会也因此废黜了佩德罗巴西摄政王的职务。

  1822年9月7日,刚到达圣保罗的佩德罗获悉了此决议,于是在伊匹兰加河畔拔剑宣誓“不独立,毋宁死!”史称“伊匹兰加的呼声”,正式宣布巴西的独立。当天他还创作了《独立颂》(Hino da Independência),亲自在当晚圣保罗的爱国集会上演唱,这首歌成为巴西的第一首国歌。10月12日佩德罗称巴西皇帝佩德罗一世,并于12月1日举行了加冕仪式。

  在接下来的日子,虽然葡萄牙和巴西的关系紧绷,但既是葡萄牙王储又是巴西皇帝的佩德罗成为两国关系剪不断的纽带。

  麻烦很快出现。1826年3月,若昂去世,身为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佩德罗成为葡萄牙国王,称“佩德罗四世”,葡、巴两国人民都表示强烈不满——随着巴西的亲葡势力逐渐被肃清,皇帝本人倒成了葡国在巴西的最大代表,“双重身份”的指控一直如影随形。

  在位仅两月,佩德罗主动辞去葡萄牙王位,由他年幼的女儿玛利亚二世继承。为了控制局面,佩德罗还让弟弟米格尔与女儿结婚并摄政。结果米格尔却篡夺了玛利亚二世的王位,倒行逆施,不仅毁掉了葡、巴两国的合作前景,也彻底斩断了佩德罗的归路。

  佩德罗在巴西的统治也在内忧外患下遇到危机。由于连年战败、情妇丑闻、经济危机,1831年3月13日,里约热内卢居民和士兵联合举行反专制主义,各地纷纷起义,佩德罗一世被迫将皇位让给儿子佩德罗二世,离开巴西。

  世事变幻无常,仅仅5年时间,佩德罗就从两国君主沦落到无家可归。但佩德罗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四处游说,东拼西凑出一个几千人的军队,想要为女儿讨个说法。起初因为实力悬殊,佩德罗的部队在波尔图被葡军围困一年,1833年一次冒险奇袭成功让他扭转了颓势。同年邻居西班牙打起内战,佩德罗争取到西班牙自由派的支援,于1833年7月24日占领了里斯本,玛利亚二世重登王位,佩德罗继任葡萄牙摄政王。

  “他在巴西和葡萄牙都被誉为自由主义事业和代议制统治的拥护者。”《卫报》写道,1834 年佩德罗因肺结核去世后,应他自己的要求,他的心脏保存在葡萄牙的波尔图市,以感谢当地人民的支持。

  在巴西,即使是那些曾反对过他的政敌,也都承认他的贡献和伟大。在他去世半个多世纪后,1889年,巴西爆发政变,推翻帝国,改制为联邦共和国。即便帝国早已不在,佩德罗一世在巴西人眼中,仍然是开国君主、独立英雄。1972年,他的遗体被运回巴西,安葬在圣保罗州的独立纪念碑下,以铭记他为巴西所做的一切。

  “今天,这名民族英雄、巴西第一任皇帝的心脏回到了我们的土地上。”巴西外交部说,这颗心脏将像国家元首一样被接待,它的到来给了巴西人向独立进程中的核心人物致敬的机会。据报道,这颗心脏被浸泡在中,保存在玻璃容器内,由军机运达。巴立日后,心脏将归还给葡萄牙。

  在巴西外长卡洛斯·弗兰萨(Carlos França)的指示下,巴西从今年2月开始与葡萄牙商谈将心脏运往巴西的事宜,最终获得了葡方的同意。巴西空军(FAB)负责提供运输飞机,在葡萄牙的监督下,巴西联邦警察、联邦区军警、武装部队和巴西“独立之龙”骑兵近卫团将负责心脏的安保工作。

  巴西外交部没有透露此次心脏运输的总成本,但负责典礼安排的官员艾伦·德塞洛斯(Alan de Séllos)表示,相比于巴立200周年纪念日的意义而言,运输成本“绝对是微不足道的”。

  巴西为这颗心脏在23日安排了国家元首规格的欢迎仪式,并接受军队检阅,最终在博索纳罗致敬后在外交部总部伊塔马拉蒂宫展出,有五重锁保护。心脏在工作日接受学生参观,在周末向普通民众开放,但是需要提前预约。另外,仪式上还将演奏由佩德罗一世创作的巴西第一首国歌《独立颂》。

  虽然肯定佩德罗对于巴立的意义,但如此的大费周章还是引来批评的声音。“这是博索纳罗的一场闹剧,居然像国家元首来访一样欢迎这颗心,”历史学家莉莉亚·施瓦茨(Lilia Schwarcz)说,“我们应该扪心自问,这是一种怎样的历史思考方式。”历史学家路易斯·安东尼奥·西马斯(Luiz Antônio Simas)也打趣道:“由于独立进程始于拿破仑入侵,我建议他们也带来拿破仑的。”

  还有批评声音称,博索纳罗应更多关注实际。巴西2022年度的竞选活动已于8月16日启动,博索纳罗此前面临诸多有关“破坏民主制度”的质疑。在过去执政的四年中,博索纳罗曾多次与司法部门、媒体和政治对手交锋。他批判选举制度,声讨“假新闻”和“媒体职业道德”,还曾与卫生部长、司法部长等多名政府要员发生冲突。

  根据民调机构DataFolha于18日公布的最新调查结果,前总统卢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以47%的支持率领跑,而博索纳罗以32%的支持率位居第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