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6日

  (观察者网讯)在巴西即将迎来独立200周年之际,巴西首都巴西利亚近日从葡萄牙迎来了特殊的“访客”——巴西第一任皇帝佩德罗一世的心脏。

  佩德罗一世虽然身为葡萄牙布拉干萨王朝的一员,却在1822年领导巴西宣布独立,让巴西摆脱了葡萄牙殖民统治,因此被誉为巴西“国父”。但最终由于专制统治引起巴西民众不满,他在1831年退位,回到了故乡葡萄牙。根据佩德罗一世的遗愿,他的心脏被取出并保存在葡萄牙波尔图市一座教堂内,以感谢当地民众的支持。

  在巴西政府的要求下,这颗心脏时隔两个世纪后离开葡萄牙,于近日短暂地“重回”巴西,并得到了近乎国家元首级别的待遇。当地时间8月23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以极高的规格“迎接”佩德罗一世的心脏,他亲自在门前等候并发表讲线响礼炮,巴西空军也出动飞机举行表演。

  当地时间8月23日,巴西政府举行盛大的仪式迎接装有佩德罗一世心脏的容器 图自澎湃影像

  为庆祝巴立日,葡萄牙方面早先同意将佩德罗一世的心脏出借给巴西政府,它将参与一系列庆祝和展览活动。但在9月7日的独立庆典结束后,巴西仍需要将这颗心脏重新归还给波尔图市。

  但博索纳罗高调“迎回”佩德罗一世的心脏,也在巴西国内引发一些争议。有批评人士认为,博索纳罗实际上是想借此为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造势,他们指责此举是对历史的“病态利用”。

  巴西总统大选将在今年10月,即巴立庆典的一个月后举行。目前,博索纳罗的支持率仍落后于其主要竞争对手、前总统卢拉。巴西咨询机构IPEC在15日发布的民调显示,卢拉正以44%的支持率领跑民调排行榜,博索纳罗则以32%的支持率位居第二,其余候选人的支持率均较低。

  据巴西《圣保罗页报》8月23日报道,在葡萄牙波尔图市市长鲁伊·莫雷拉(Rui Moreira)的陪同下,佩德罗一世的心脏于22日搭乘巴西空军飞机抵达巴西利亚。这颗心脏被浸泡在中,保存在一个玻璃容器里。

  法新社称,佩德罗一世的心脏将在巴西外交部办公大楼伊塔玛拉蒂宫展出17天,并在巴立日庆典结束之后,于9月8日送还葡萄牙波尔图。

  巴西政府在当地时间23日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以近乎对待国家元首的待遇“接待”了这颗心脏。报道称,一辆劳斯莱斯轿车带着装有心脏的容器驶向巴西,现场鸣放了21响礼炮,大批挥舞着巴西国旗的民众在场边高声欢呼,巴西空军飞机也在空中进行了表演。

  当地时间8月23日,参加欢迎仪式的巴西空军飞机在巴西利亚上空画出一个巨大的心形 图自澎湃影像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亲自在门前迎接了佩德罗一世的心脏。他在简短的讲话中说,“(巴西和葡萄牙)两个国家因历史而团结,因一颗心相连接。两百年的独立,未来将是永恒的自由。”

  巴西外交部长卡洛斯·弗朗萨则在讲话中称赞佩德罗一世是“热爱巴西的典范”,“这次(纪念巴立200周年)活动中,没有什么比那个时代最能代表巴西的人物的心脏要更具象征意义了,巴立是那个时代的高潮。”

  巴西外交部22日也发表声明称,佩德罗一世的心脏在巴西展示,将给巴西民众提供一个宝贵的机会,“向领导巴立进程的核心人物致敬。”

  今年9月7日,巴西将迎来独立200周年的纪念日,届时巴西将举行一系列庆祝活动。有消息人士告诉巴西媒体,在独立日当天,博索纳罗还计划举行一场大型集会和阅兵式。

  这颗心脏的主人佩德罗一世拥有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他既是葡萄牙王室的成员,又是巴立的领导人。公开资料显示,唐·佩德罗(Dom Pedro)出生于1798年,是后来的葡萄牙国王若昂六世之子。1807年,拿破仑的军队攻入葡萄牙之际,唐·佩德罗随王室成员一同逃往至当时还是葡萄牙殖民地的巴西。

  在此后数年间,里约热内卢几乎成为了葡萄牙事实上的首都。在此期间,葡萄牙王室还在1815年颁布法令,将巴西的地位提升至王国,使之成为“葡萄牙、巴西和阿尔加维联合王国”的一部分。

  1820年葡萄牙资产阶级革命结束之后,若昂六世在1821年返回了葡萄牙,而唐·佩德罗则继续留在巴西,以摄政王的身份维系葡萄牙当局对殖民地的统治。

  但葡萄牙议会试图撤销巴西自治地位的举动,很快激化了葡萄牙政府与巴西民众之间的矛盾。最终在1822年9月7日,唐·佩德罗宣布巴立,他本人则成为巴西帝国(Império do Brasil)第一任皇帝,即佩德罗一世。他也因此被视作巴西“国父”。

  在若昂六世于1826年3月去世后,佩德罗一世曾短暂继位葡萄牙国王,成为葡萄牙的佩德罗四世。但他在两个月后匆匆退位,将王位让给当时只有7岁的长女玛利亚二世,并让自己的弟弟米格尔担任摄政王。然而,米格尔很快“翻脸”篡夺了葡萄牙王位,被称为米格尔一世。

  但佩德罗一世在巴西的专制统治也逐渐引起巴西民众不满,最终在1831年,他被迫从巴西退位并返回葡萄牙。

  不过在回到故乡之后,佩德罗一世又开始率领葡萄牙自由派军队推翻弟弟米格尔一世的统治,并最终恢复了玛利亚二世的王位。这些经历最终为他赢得了“士兵国王”等多个称号。1834年,佩德罗一世因肺结核在葡萄牙去世,终年35岁。

  在佩德罗一世死后,巴西的帝制又维持了半个多世纪的时间。直至1889年,巴西陆军元帅德奥多罗·达·丰塞卡(Deodoro da Fonseca)发起政变,推翻了巴西皇帝佩德罗二世,并在1891年正式就任巴西首任总统。巴西的君主制度也就此终结。

  法新社称,根据佩德罗一世的遗愿,他的心脏被取出并保存在葡萄牙波尔图,以感谢当地民众的支持。1972年,为纪念巴立150周年,佩德罗一世除心脏以外的遗体被归还给巴西政府,保存在圣保罗的博物馆中。

  巴西“G1”新闻网称,佩德罗一世与波尔图颇有渊源,他在1832年7月至1833年8月曾率领葡萄牙自由派军队在波尔图抵御米格尔一世的军队,并参加过在波尔图拉帕教堂举行的弥撒。他的心脏也被保存在这座教堂内。

  当地时间8月20日,葡萄牙波尔图拉帕教堂首次展示即将出借的佩德罗一世心脏 图自澎湃影像

  但巴西政府将佩德罗一世心脏的“短暂回归”纳入纪念独立200周年活动的一环,也在巴西国内引发一些争议。有批评人士认为,博索纳罗实际时希望借此“煽动”支持者,从而为即将到来的巴西总统大选造势。

  “像对待来访贵宾一样欢迎这颗心脏,这是博索纳罗主导的一场闹剧。”巴西历史学家莉莉娅·施瓦茨(Lilia Schwarcz)批评称,“博索纳罗已经‘劫持’了我们国家的标志、国旗的颜色、足球队的球衣,现在又盯上了独立庆典。这是对历史的病态利用。”

  巴西“环球在线日也发表专栏文章称,几名巴西“匿名外交官员”对博索纳罗政府的举动感到困惑。他们认为,博索纳罗用高规格礼节欢迎一颗心脏是难以理解的,而且还浪费了大量的公共资金支出。

  则援引分析人士的话指出,一些寻求提高“君主制遗产”地位的政治团体正与博索纳罗在大选中结盟,展示佩德罗一世的心脏可能会让这些政治团体得到某种程度的“认可”。因此也有批评者宣称,这是博索纳罗“玩弄政治”的又一个案例。

  在9月7日的独立庆典结束之后,巴西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就将在10月2日举行,如果第一轮投票过后没有候选人得票过半,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将在10月30日举行的第二轮投票中决出胜负。

  现任总统博索纳罗的支持率目前仍大幅落后于主要竞争对手、左翼候选人卢拉。英国路透社报道称,巴西咨询机构IPEC在8月15日公布的民调显示,巴西劳工党候选人、前总统卢拉正以44%的支持率领跑民调排行,博索纳罗则以32%的支持率位居第二,其余候选人的支持率均较低。

  这项民调还显示,如果大选进入到第二轮投票,卢拉预计将获得51%的选票并成功当选,战胜仅获得35%选票的博索纳罗,双方的差距达到16个百分点。

  但巴西左右两派日益严重的对立,也引起外界的担忧。巴西国际关系教授奥利佛·斯顿科尔16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表示,博索纳罗近几个月来多次声称,巴西的电子投票系统“容易出现欺诈”。他在15日的竞选演讲中更是扬言结局只有三条路,“入狱、死亡或胜利”

  斯顿科尔称,这些言论已经影响了博索纳罗的支持者,他们正认为自己身处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从而会干涉选举结果。他担心,在博索纳罗的“纵容”之下,如果左翼领导人胜选,不服输的博索纳罗可能会让美国“国会山事件”在巴西上演。

  对于外界的担忧,博索纳罗22日接受巴西环球电视台采访时称,若是10月的选举“干净且透明”,不管结果如何,他都会接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